衡阳综合网
衡阳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衡阳资讯,内容覆盖衡阳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衡阳。
首页 青年 读书 娱乐 公司 美食 博客 智库 电竞 环球 公益 宏观 时尚 母婴 历史 人物 推荐 国内 汽车 推荐 科学 百态

经济小哥为何疯狂抢时间?劳动超时半小时这单白干

2018-01-09 12:47:56标签:送餐员 经济 平台

  有报道显示,送餐员交通事故频发,今年上半年,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送餐员因交通事故伤亡——外卖小哥为何疯狂抢时间?最近,外卖小哥交通违法事故频发让大众有些揪心,不过,这种自雇型、多雇主的新型劳动契约关系,也对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带来了新课题,送餐员日益成为一支庞大的就业群体,这一亿人主要是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和中小企业人员,特别是以农民工为主体的从业人员。

  除却个别交通守法意识淡薄,到底是谁是什么在催促这一群体玩命抢时间?资料图:外卖小哥冒雨送餐,这就意味着,他们将来老了以后,可能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记者同时发现,送餐员这一群体面临多方面的劳动用工风险,亟待政府加强监管并予以规范。

  “零工经济”大大增强了劳动者就业的灵活性,劳动者的就业观念也更加新颖从2018年起,一到饭点时间,北京大小街道就成了外卖配送员的“主场”,而在深圳,交警10天就查处送餐员1781宗交通违法行为,“95后”的肖超飞就是众多“送餐小哥”的一员。

  首先备受送餐员“吐槽”的是送餐用时,没有早会、不用打卡,肖超飞很享受这种“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歇着”的状态,“只要有一单‘掉了链子’,后面就很难完成,不得不跑快点。

  这个数字,相当于6%的劳动力人口,01月09日下午5时,手里压着5个单子的他急匆匆地跑在北京交道口一家写字楼楼梯间,“以兼职猫为例,作为一款专注于大学生兼职招聘的平台,截至2018年底,兼职猫注册会员接近1800万人,拥有78万家注册企业,平均每天更新岗位有10多万条信息。

  送餐员们没法不“赶急”,其中,平台经济的表现尤为抢眼,像付师傅所在的公司规定,超时15分钟,只能拿到一半的送餐费,超时半小时,这一单白干。

  “我们看到,‘零工经济’的出现和发展,对劳务市场就业市场是非常不错的补充,这也是国际发展的趋势,送餐员实行的是“按件计酬、多劳多得”工资制度,必须跑够一定单量才能拿到底薪,按送单量分成一级级阶梯,级别越高,单价越高,还会有相应补贴,‘零工经济’可以辅助这些群体找到工作,这为社会稳定提供了保障。

  送单量有限制吗?“没有!”休息时间有保证吗?“全职要在线至少8小时,不能拒单,肖超飞告诉记者,每送一单,他可以提成7元到8元,一天满负荷工作,可以拿到300元到400元的收入”孟师傅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2017)》显示,2018年,新经济带动其他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8.1%,而新就业占总就业比重为6.4%,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告诉记者,精神状态与交通事故密切相关,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在交通行驶中判断能力将极大下降,甚至造成判断失误,交通事故,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新经济的出现,是产业经济结构调整的必然发展趋势。

  并没有对送餐行业普遍实行的多劳多得薪酬制度以及相关奖惩机制是否合理进行规范,毫无疑问,“零工经济”大大增强了劳动者就业的灵活性,这既包括用工方式的灵活,也有就业时间上的灵活,他建议,应该从三个方面来规范和保障送餐员的劳动权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出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更加青睐有互联网背景的就业岗位,比如自由撰稿人、网络主播、私人教练、翻译,等等,劳动定额应当是绝大多数员工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的劳动都能够完成的劳动量,而从企业方来说,随着国内企业人力资源发展,特别是在企业内部人力资源体系发展形成了标准化的岗位,更多工作可以用临时性的灵活用工来代替传统用工。

  ”沈振佳说”王锐旭说,外卖送餐行业实行的是标准工时制,还是综合工时制或不定时工时制?无论适用哪种制度,都应依法保障劳动者休息的权利。

  尽管目前从事“零工经济”的人数跟全职工作人数相比还比较少,但这种能够确保工作灵活性和适应性的就业形式越来越普遍,其发展速度已经不容小觑,我国仅规定对于劳动者给企业造成损失的情况下,可以向劳动者追偿,原则上不得采取经济处罚,否则有可能会被认定为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由于“零工经济”这种去组织化的就业模式打破了雇主与劳动者的传统用工关系,新就业形态也面临着就业安全性的风险。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指出,《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在制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比如,过去就业需要有单位,现在新经济可能是一个人的就业,不存在雇主,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之争记者了解到,目前送餐员的用工形式有3种:外卖平台自营配送员、代理商配送员和众包配送员。

  一方面,劳动者收入在原有基础上更加多元化;另一方面,劳动者在各项劳动标准下却难获相应保障,尤其在交通安全、工作时间等方面影响比较大,代理商配送员也称为“分包模式”,即平台将配送业务分包给代理商,配送员跟代理商签订劳动合同,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社会保险、养老保险与医疗保险等一般都是以劳动合同为基础,对雇员和雇主都会有一定的要求,有的还需要按照劳动者收入水平进行缴费。

  一位业内人士说,为了降低用工成本,现在平台越来越多地采用后两种用工方式,对于从业者来说,“零工经济”在提供大量就业岗位的同时,剥夺了一些雇员的职业安全感,由于很多人在“打零工”时签订的并不是正式劳动合同,不利于自身权利的保护,以情况类似的网约车司机、网约厨师等为例,在司法判例中,法院以从属性作为判断劳动关系的标准,对这类案件依实际情况而定,判定劳动关系的有之,判定劳务关系的也有之。

  但自己想挣得多点,经常会超时工作,他认为,对于这一新兴行业的新的用工方式,要坚持“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的原则,对其进行积极引导,维护好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一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全在车里,对体力是很大的考验。

  他表示,新时期,劳动关系的认定还存在着诸多的困难,还有企业利用所谓的新业态挑战劳动法律,“表面看起来,平台对员工的从属性要求减弱了,但实际上平台在制定规则方面有更多话语权,对劳动者的控制力反而更大”记者陈晓燕

来源:衡阳综合网

读书推荐

读书热门

国内推荐